<ins id="6d1tm"></ins>

<ins id="6d1tm"><acronym id="6d1tm"></acronym></ins>

    1. <tr id="6d1tm"><small id="6d1tm"><delect id="6d1tm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<menuitem id="6d1tm"></menuitem>
      <tr id="6d1tm"></tr>
     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正文 第865章再見方小可
          激活傳訊符后,燃晴臉都綠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還真是不知所謂呢,還沒完沒了了!”

          冥雪這張傳訊符是向燃晴通風報信的,畢竟在冥族待了不短的時間,尤其當初還有個幾乎無所不能,誰有什么小私秘都逃不過的惡魔在她身邊,對于冥族內的一些事情是相當熟悉。

          因為這重知根知底的熟悉,她很快投其所好的結交了一些人,有了自己的人脈,雖然地位不顯,但小人物也能辦大事兒。

          即便是離開了,也偶有聯系,聯系多了自然而然的就聽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當初被燃晴各種折磨的精靈族的二皇子,最開始時候,對燃晴喊打喊殺的,并還在義無反顧的付諸行動,最后被燃晴收拾的懷疑人生,修為下跌。

          托了不知道多少層關系,最后經人說和,奉上無數天材地寶,燃晴良心發現的才給了他兩顆大藥丸子。

          原以為這事兒也就過去了,燃晴也就沒再關注后續。

          結果,冥雪巴巴的傳訊告訴她,這事兒還沒過去,非但沒過去,而且精靈族二皇子捧著無數天材地寶做聘禮,前來北林仙界的冥族要求娶燃晴做正妃。

          冥族那些老不死的看到那數目可觀的寶物,眼都綠了,“答應,必須答應,別說是一個從下界來的小女修了,就是冥族長老們家的嫡支姑娘們,也都可以嫁過去?!?br />
          早就聽說精靈族族地天材地寶滿地長,與他們結親,冥族還能少得好處嗎,冥族的再次興起還會遠嗎?

          何況,前來送聘禮的還是一個仙尊級雖的大長老,能不激動嗎?

          可此時他們也發現,被求娶的姑娘他們根本找不到。

          人家求娶心誠,態度更是好的不得了。

          大長老甚至笑瞇瞇地提點,“小輩們都頑皮,做長輩們不清楚也有情可原,與她相熟的朋友總會知曉吧!”

          “確實!”

          一眾長老眼睛發著光,立馬想起來了,與燃晴一起來的不還有幾人嗎。

          “蘭青仙君家的那個后輩,寄蘭姑娘對吧?”

          蘭青仙君涼涼的暼那人一眼,“她在閉關!”

          “咳咳,閉關好啊閉關突破,實力大增。

          不過,一起來的不是有好幾個嘛!”

          這卻沒人忘記,一百萬上品仙石一張票,可謂記憶深刻。

          冥雪自然也在關注范圍內,可惜早在一百多年前他們就已經失去了她的線索,最后一個也就是冥峰,沒有任何后臺,為了找到燃晴,把他抓回冥族后,以修煉為名關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燃晴很是無語,“這都叫什么事兒??!”

          見過無恥的就沒見過這么無恥的,前番還對她喊打喊殺的,現在又想論斤交易,只不過,今非夕比,以前修為低,實力弱小,只能想辦法逃走躲閃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,她還真想去精靈界討個說法,眼珠一轉,“精靈小界物產豐富,真是個收刮天材地寶的好地方啊?!?br />
          她沒說的是,精靈界有一處讓她垂涎已久的寶地,她上次想盡了辦法都沒能進入。

          打架什么的,總歸不是什么好事情,尤其是大修為者斗法,總會傷及無辜,她雖然反感精靈族的那些大佬們,但對那里的百姓感觀還不錯,正因如此,才沒死揪著不放。

          甚至于,在黑月界的時候,都沒記得跟父親提一嘴。

          景番兩手抱臂,冷冷的吐出兩個字,“走吧!”

          去哪?自然是精靈界。

          當初燃晴可是專意留下了精靈界的座標點兒的,對別人千難萬難的事情,于她不過是一張跨界傳送符就能解決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精靈界的長老們知道當初的錯誤決定會招來如此禍端的話,可能會大悔特悔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如何考慮都不重要,因為燃晴和想一雪前恥的景番已經來到了精靈界。

          還真是有緣,剛入精靈界就碰到了精靈族的方小可,雖然封印早已解開,卻還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樣。

          以前看到他,尤其是與寄蘭在一起的時候,還能生出些憐惜,現在是恨烏及屋,沒等燃晴開口,景番一步跨出,站在想要下意識走近燃晴的方小可,“找死?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,不是,我沒有!”

          “還敢狡辯!”

          景番危險的瞇起了眸子,看似平靜,熟悉他的人知道,這是他忍無可忍的標志。

          輕松的一伸手,將急欲逃走的方小可抓在手中,如提小雞子似的懸在半空中,“剛剛蛻凡成仙,連境界也沒穩定的小輩,想求娶阿晴,誰給你的臉呢?”

          方小可掙脫不得,都要急哭了,一面掙扎一面解釋,“晚輩,晚輩確實不配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唉喲娘唉,他真沒多想過啊,都是那些好事的長老們鬧出來的幺蛾子,這里邊兒真沒他什么事兒啊。

          景番早就想逮住這個忘恩負義,當面一套陽光,背后一套陰暗的東西說個清楚了。

          你當初唯恐精靈界被人發現,耍些手段,這些咱都可以理解,但之后的一切,你要怎么講?

          如果不是燃晴體質特殊,有一朵誰也沒想到的,可以克制蠱蟲的彼岸花,那后果豈可能想?

          一路逃走,一路追殺,事后還如此不依不饒,真是可惡至極!

          不滅幾個不長眼的精靈,還有天理嗎?

          “不關你的事兒,事情因你而發,你想置身事外嗎?”

          早就看他不順眼了,明明是活了一大把年紀的老棺材瓤子,偏偏賣萌取乖的裝小孩子,你以為自己長的矮小年齡就小了嗎?

          也就是騙騙當年少不更事,對精靈一族頗是好奇的燃晴罷了,現在封印解開了,就長這不招人待見的德性。

          方小可雖然年紀不小了,也急得哭了,“真不關我事兒,我剛出關剛聽到這事兒,是我二皇叔的主意!”

          哼,早就知道是那個活的沒準兒比冥神年紀都大的老東西做的壞事兒,不過,精靈族這一家子沒一個好人,誰也別想逃過,一個都不放過就對了。

          甚至于很是陰暗的想著,精靈族在北林仙界那一支被滅族, 不是因為什么其他的原因,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尋仇。

          死的還真是妙啊,能養出這么個自以為是的敗類兒子的大皇子,怎么可能是什么風光霽月的人物?
      r级无码福利电影在线观看

      <ins id="6d1tm"></ins>

      <ins id="6d1tm"><acronym id="6d1tm"></acronym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"6d1tm"><small id="6d1tm"><delect id="6d1tm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<menuitem id="6d1tm"></menuitem>
        <tr id="6d1tm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