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6d1tm"></ins>

<ins id="6d1tm"><acronym id="6d1tm"></acronym></ins>

    1. <tr id="6d1tm"><small id="6d1tm"><delect id="6d1tm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<menuitem id="6d1tm"></menuitem>
      <tr id="6d1tm"></tr>
     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寧王府里的騷亂
          從武當山回來后,勤勤郡主時常茶不思,飯不想,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。盡管福旺只是宮中的一個下人,但是他善于揣測郡主的心思。也許是那位叫做張懷英的少年,讓郡主產生了愛慕。

          勤勤郡主大老遠從京師前來,就是為了一睹張懷英的風采,以便締結美好的姻緣。但是事與愿違,張懷英對郡主并沒有表現很大的興趣,甚至是婉言拒絕。天底下的男兒多的是,也不差那么一兩個特立獨行,隔絕榮華富貴。

          郡主最近心情不好,有時甚至捂著腹部喊疼。福旺只知道開胃藥治標,卻不知道這是水土不服的表現。

          幾劑藥方喝完,勤勤郡主的肚子不見好轉。無奈之下,福旺只得請當地有名的郎中診治。

          郎中把過脈象之后,露出了輕松的表情??ぶ鞅臼潜狈饺?,習慣了北方三月的風寒,卻還沒有適應這里的倒春寒。

          只需要開幾副驅寒發汗的中藥,水土不服的癥狀就會得到改善。

          福旺送走了郎中,按照他的交代煎煮中藥。勤勤郡主躺在床上,臉色慘白,嘴唇沒有血色。福旺想買一些補品,滋補氣血,但是遭到了郡主的反對。氣血蘊含著身體的能量,最好的補品不是食藥,而是時常鍛煉以此活絡通血。

          喝完湯藥,勤勤郡主感覺身體有了力氣,便準備下床走動。

          臥室里面裝飾的古樸典雅,鳥獸雕文的床架,若隱若現的鏤空屏風,以及暗紅色的座椅將里面裝滿。勤勤郡主小聲咳了幾聲,心里卻空蕩蕩的。不知為何,郎中開的湯藥沒有味道,像是白開水。

          福旺牽了一只小黃狗,在庭院里溜達。

          天色陰沉的要下雨,小黃狗一陣亂吠,看上去十分激動的樣子。婢女走過,小黃狗都要朝她咆哮。福旺盡力地拉住繩子,避免黃狗對人造成傷害。

          很顯然,婢女對狗十分抵觸,讓福旺好好看管。福旺盡力拉扯,意外卻發生了,手中的繩子還是被它掙脫了。

          黃狗齜牙咧嘴,眼睛狠狠地盯著婢女,已經蓄勢待發。

          婢女驚慌失措,嚇得不敢作聲。也許只要一陣撕咬,婢女就會受到傷害。

          當黃狗沖上前去時,婢女閉上了雙眼,以為在劫難逃。

          勤勤郡主走了出來,輕輕一喚,黃狗就停止了攻擊,立刻變得溫順起來。黃狗前后變化之大,令人咋舌。

          或許是因為郡主的地位,以及仆人的喜歡,黃狗能夠看主人眼色行事。

          福旺懸著的心放了下來,趕緊給郡主作揖??ぶ饕话褷恐S狗,一切都顯得自然而然?;蛟S病情沒有痊愈,郡主沒有理會下人便獨自離開了。

          客廳里,寧王正在品嘗著香茗。熱茶冒著熱氣,蓋上杯子后,寧王細細地品味茶水的苦澀。

          與夫人一陣熱聊之后,寧王知道了張懷英這個人。

          搖搖頭,寧王嘆息一聲,張懷英只是一位不出名的俠士,在身份上根本配不上郡主。這次張懷英拒絕了郡主,是他沒有那種福氣。強扭的瓜不甜,與其盡力撮合兩人,不如選擇兩情相悅的一對。正好寧王的三公子到了娶妻的年紀,安排了很多場說媒。三公子眼高手低,對平民女子都沒有太多好感,所以婚事就耽擱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次寧王和夫人一商量,想把她的兒子介紹給郡主。

          夫人認為這是一個機會,盡管寧王和郡主的父親是血親,但是至少隔了四輩人,勤勤郡主的骨子里流動的都是高貴的血液。

          寧王點了點頭,他也正有此意?,F在只要勤勤郡主同意,寧王就叫三公子上門提親。

          仆人把勤勤郡主請來以后,寧王請她入座。

          寧王年輕時是馳騁沙場的將軍,說話做事從來不拐彎抹角。

          這次,寧王想要和郡主聊得投機,卻不知如何開口,所以一直表達含糊不清。夫人在一旁干著急,卻不敢附和。寧王掃視了兩人一眼,心里一激動,便把夫人請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下好了,大堂里只剩下寧王和勤勤郡主。

          勤勤郡主不知道寧王找他所謂何事,便想離開。

          寧王請她留步,最近府上送來一壺西湖龍井茶。沏出來的茶味道特別清冽,微苦,一點兒也不麻舌。勤勤郡主不喜歡喝茶,便徑直離開了。寧王沒有挽留住,氣的咬牙切齒。

          夜已深,府邸上下出奇的安靜。勤勤郡主拆讀余時仲的書信,揣度張懷英的態度。

          外面傳來小黃狗的亂吠聲,不久叫聲戛然而止。

          書信讀到一半,郡主有些茫然,這次是偷跑出來,如果空手回去,向她父親也沒個交代。

          平常這個時候,婢女都會在過道執勤。但是今天卻沒人,難道是曠工了。

          帶著一肚子的疑惑,郡主聽見門外有細微的腳步聲。

          郡主準備打開門看看,但是夜黑風高,而且寧王府里奇怪的事接連發生。

          噔噔噔……

          敲門聲顯得如此生疏,郡主不得不提高警覺。

          “門外何人?為何要打擾郡主的休息?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、我是……郡主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勤勤郡主感到蹊蹺,福旺說話為何變得吞吞吐吐。

          打開房門,郡主瞬間驚愕不已,福旺被一位蒙面人用繩索箍著,已經失去了自由。

          蒙面人用力一拍,福旺暈倒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下一個目標是郡主,蒙面人已經拿出了繩索,準備蠢蠢欲動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干什么。只要你乖乖聽話,我保證不會殺害你?!笨ぶ鞑粫涔?,離被害只有一步之遙,蒙面人繼續說道,“我是武當派的張懷英,想和你同享魚水之歡?!?br />
          郡主有些害怕,蒙面人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其中必然有鬼?,F在,郡主進退維谷。蒙面人威脅道,只要郡主大聲求救,那么他就會下狠手。

          郡主被綁到了床上,身體動彈不得,口里還塞了一塊棉布。

          蒙面人褪去衣衫,欲行不軌??ぶ鞅牬笱劬?,心里充滿了恐懼。

          一個身影趕了進來,他便是張懷英。

          蒙面人準備開溜,直接踢翻木桌朝張懷英飛去。

          木桌被擊碎的四分五裂,而蒙面人已經趁機溜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張懷英沒有去追,而是幫郡主解開了繩索。
      r级无码福利电影在线观看

      <ins id="6d1tm"></ins>

      <ins id="6d1tm"><acronym id="6d1tm"></acronym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"6d1tm"><small id="6d1tm"><delect id="6d1tm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<menuitem id="6d1tm"></menuitem>
        <tr id="6d1tm"></t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