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6d1tm"></ins>

<ins id="6d1tm"><acronym id="6d1tm"></acronym></ins>

    1. <tr id="6d1tm"><small id="6d1tm"><delect id="6d1tm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<menuitem id="6d1tm"></menuitem>
      <tr id="6d1tm"></tr>
     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正文卷 第233~236章 滅人族諸國(8.5K)
          ps:就不分小章了。以免你們看的不爽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龍皇歷四年元月初六。

          正午已過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,人族諸君不至,各族皇族也未曾前來。

          昭陽龍皇殿中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刻的氣氛,凝聚到了極點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屏氣凝神,大氣都不敢出,唯有心跳聲不斷。

          看著皇座之上,面無表情的龍皇,  這一刻誰也不清楚此時龍皇心中所想。

          大地之中,氣氛壓抑到了極點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皆認為此刻的龍皇定是非常憤怒的。

          畢竟最后通牒的時間已過,而人族諸君卻沒有任何人到來,甚至連一個一品神魔都未有到場,似全然不知這件事情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明顯是一點面子也不給,幾乎是赤裸裸的打了龍皇的臉。

          吃了秤砣鐵了心!

          與龍皇絕不妥協!

          如此這般,龍皇焉能不怒?

          所以,這時候誰都不敢說話,生怕觸了蘇青丘的霉頭。

          皇者一怒,伏尸千里,可不是玩笑之語。

          但,蘇青丘卻突然輕輕一笑,一副無所謂,毫不在意的樣子,淡淡道:

          “本皇給過爾等希望的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只可惜,卻無人珍惜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既如此,那就永遠也不要來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他本就沒有指望這些人來,只是試探人族底線罷了,總要給想要投靠之人一個名義吧。

          現在目的已經達到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旃蒙國

          三州之一鑄犁郡

          望湖旁

          自天有墜龍出現后,此地便被丑神一脈封鎖,哪怕是墜龍事件結束之后,  也未曾解除。

          因為丑神一脈修士發現,白龍墜落于此,雖龍尸已經消失,但留在此處的血液,  卻經久不散。

          而這些血液,  蘊含著無與倫比的生機之力,只要稍加煉化,吞噬腹中,就可以讓自身的實力更進一步。不僅僅限于一品神魔境,更之上的半步君階都有所增益。

          丑神一脈的修士當然如獲至寶。

          而這件事,更是被人族諸君所知,在確認一番這龍血并無異常之后,人族諸君同樣大喜過望。

          一位人族之君,直接駐扎在了此地,親自監督各修士從望湖中提煉龍血的進程。

          今日

          望湖旁一處臨時搭建的宮殿中,人族之君白帝景正在研究提煉出的龍血。

          此白龍龍血,呈現著亮紅色,夜晚無光之中,則散發出淡淡的熒光。

          如夢似幻。

          “龍血啊…真是美麗的東西。就這么一小杯,蘊含的生機和能量,就可以促使人體進化。真龍啊……這天下怎會有如此珍貴的東西!”

          “可惜…那白龍尸體消失,如果不然,定可以讓吾等的實力突飛猛進?!?br />
          白景帝晃了晃手中的酒杯,隨后把酒杯中的龍血,  一飲而盡。

          下一秒

          他體內綻放出了鬼哭狼嚎之音,  磅礴的血氣透過體表沖天而起。

          無數的血氣包裹著他的體表,就連眼睛與頭發都頃刻間化為了血紅色,遠遠看去,就如同嗜血的惡魔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,其他人卻見怪不怪,其中一人還笑了笑道:“白君大人所言極是,這白龍血確實珍貴,完全就是吾等丑神一脈的造化。憑借這些白龍血,或許吾等丑神一脈,能更進一步,媲美三千年前的辰龍脈與巳蛇一脈也說不定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可惜就是太少了,每天數萬人從湖水中提煉,也不過區區這么一小杯罷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白君聞言,點了點頭:“是啊,如若那白龍龍尸未曾消失就好了。爾等有追溯到那頭白龍龍尸的去向嗎?”

          眾人聞言搖了搖頭。

          “可惜,真龍之血??!”白君搖了搖頭,神色悠悠,繼續道:“就連這白龍血都有如此功效,真不知道那四國龍皇的龍血龍肉,又該如何了得?真想嘗嘗?!?br />
          此話落下

          眾人表情都是一滯。

          呼吸都下意識的輕了三分。

          雖然知道真龍龍血龍肉定是世間不可多得的珍品,甚至稱之為天材地寶也不為過。

          但龍皇的龍血龍肉,那也只是想想罷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世間,又有何人敢在明面上說吃龍皇的龍血龍肉?

          找死不成?

          上一個這么說的,還是昭陽皇帝,現在昭陽皇帝的墳頭草都有三尺高了。

          見氣氛一下子沉默下來,白君自知自己有些失言。

          但礙于面子,這時候又絕對不能認慫,否則要是被傳出去,他的臉往哪擱?

          ‘奇怪…為何會突然把心中所想說了出來呢?’

          白君心中疑惑,卻未曾多想,以為只是因飲用真龍之血,血氣震蕩而導致的一時放縱罷了。

          只見他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擦了擦嘴角猩紅的血液,看著眾人,神色從容,淡淡問道:“怎么?區區龍皇的名頭就把你們嚇到了?有些事連想都不敢想嗎?”

          “別說龍皇未至,就是他來了,本君也敢說這句話。龍皇而已,自絕于我人族,你們且看,祂活不了多久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白君不由自主的又把心里話說了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眾人越聽越害怕。

          今日這白君大人,似有不對。只是哪里不對…….沒有讓他們細想的時間了。

          下一秒

          “是么!”

          驟然,一聲冰冷的聲音自虛空中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旋即一道巨大的雷龍從天而降,直接劈向了大殿的穹頂。

          伴隨著熾然的,宛如要把靈魂炙烤出來的狂風,無盡雷霆在大殿內瞬間電光炸裂。

          白君心中一驚,頓感不妙,強烈的不安涌上心頭,敏銳的靈覺讓他瞬間知道,自己已經被一位更強的存在鎖定了。

          忍著發涼的后背,怒喝道:“此為人族諸君庇護之地,為人族至高會議關注之所,何人來此,安敢造次,本君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話音未落,一道巨大的龍爪便從天而降,轟隆一下子,便把整個殿堂抓碎開來。

          噗!

          白君身體一頓,口吐鮮血,臉色一瞬間慘白無比,倒飛而出。

          同時,伸手一揮,無數白色的帶狀物質從身體中浮現而出,手持其中一條白帶,全身的氣血涌動,道行激活,厲聲道:“天心人道,吾請一時三刻鐘,解封自身,斬敵即結束!”

          “天封,開!”

          翁~

          白君身上陡然彌漫出一股強大的氣息,無盡的地氣,伴隨著旃蒙國內的信仰之力,蔓延而來。

          超越一品之上的氣息,在望湖四周展現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,這股明顯超越了界限的力量,天心人道卻無動于衷,根本不曾把他排斥。

          白君睜眼,電光石火間,手中的白帶驟然而上,直接纏繞在了凌空而至的巨大龍爪之上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刻

          天心避讓

          人道相助

          信仰之力化為波濤洶涌的能量,灌入白君之身。

          以己身代天心!

          這一刻的他,便是小天道,便是人道自身。周遭一切已經被其掌控,哪怕是龍爪,也被其束縛。

          白君輕輕的擦了擦嘴角的鮮血,隨后負手而立,眼中神光溢彩,卻隱隱有點點猩紅露出,聲音威嚴,冷聲道:“邪魔賊子,安敢造次!”

          轟!

          回答他的卻是晴天霹靂,又一道雷霆之龍,直接斬破了此地被束縛的天心人道,沖著白君的頭劈頭蓋臉的砸來。

          后者原本冰冷的表情直接凝固,隨后在一聲慘叫中,徹底炸裂開來。

          一道神魂從破碎的身體滾落而出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!”

  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          “吾可是請了一時三刻鐘,天心人道之封已經解除,為何…為何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白君神魂眼神眥裂,根本無法相信自己強大的肉身,竟會在瞬間分崩離析。

          而眼前的一切,發生的太過突然,又是針對白君一人,其余者這時候才堪堪反應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好!”

          “快,保護大人!”

          “保護個屁,那可是人君,他都打不過,快跑??!”

          “龍皇,定是龍皇有感而來!”

          聒噪!

          狂風暴雨瞬息而至,所有人頓時滾作一團,被狂風削骨刮肉,躺在地上哀嚎連連。

          一身赤金色龍鱗,被風雨云、雷電霧環繞,攜帶著濃濃的神威的蘇青丘,驟然浮現。

          腳踏虛空,磅礴的氣息,蔓延整個天地。

          龍威浩蕩。

          就連天心人道,也要避退。

          白君的反應好像慢半拍,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來者何人,整個神魂都是一陣的顫抖,強忍著撕裂般的疼痛,嘶啞著聲音說道:“龍皇,你對吾出手,是想和吾等人族諸君開戰不成?”

          “吾已經請了天心人道,共計一時三刻鐘,對吾出手,你就不怕天心人道把你排斥出去嗎?”

          然而,蘇青丘根本不答。

          龍爪驟然探出,直接一把抓住了白君的神魂,三味真火團團包圍,焚燒淬煉。

          后者止不住的痛苦哀嚎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候,才有冷冷的聲音響起:“殺伱又何須一時三刻?三五秒足夠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至于天心人道排斥,本皇就站在這里,倒要看看,它是否敢排斥吾分毫?”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對人族諸君出手,自然會遭到天心人道排斥厭惡,畢竟人族諸君,就如同天心人道之子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自身道理已經融入天心人道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這也是人族諸君可以短暫的解除自身封印,而不怕被排斥出去的原因所在。

          但,蘇青丘為龍道之主,本就與天心人道等同,想要把他排斥出去,先要問問龍道同不同意。

          那天龍金身的目光,可是一直跟隨其左右。

          “敗犬之類的哀嚎就不必了,你可還有其他遺言?”

          巨大的龍爪緩緩抓緊。

          白君大駭。

          肉身被毀,一身的實力十不存一,同時自身道行法力也被禁錮,這一刻似乎被天心人道拋棄了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無論自身還是外界相助,都已經失去。

          只剩下了一張嘴皮子還能動彈一下。

          真的會死!

          這一刻,白君終于回憶起了死亡的恐懼,心中的某種情緒,被逐漸放大。

          他再也堅持不住,尖叫著道:

          “龍皇陛下,饒命啊陛下!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吾口無遮攔,是吾不自量力,陛下您大人有大量,饒了我吧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吾一生一千五百余年,從人族動亂中起家,見證了人族的興衰成敗,一路斬妖除魔,并無坑害百姓之舉,深受百姓愛戴。一千五百年了,活到現在不容易??!”

          “陛下,還請放過我,放過我吧!今后,我定會歸隱山野,再也不出來和您作對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望著在死亡的恐懼中,幾近崩潰,嚎啕大哭的白君,蘇青丘搖了搖頭,淡淡道:“看來你還不知道本皇為何殺你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!”

          屈指一彈,一道水鏡浮現而出。

          映照出了白君神魂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只見水晶中,白君神魂上,竟然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蛇蟲。它們有的已經鉆進了他神魂之中,有的則留著一個尾巴在外面,還有的剛剛鉆進去一個頭。

          再看他的神魂七竅之中,此刻已經被一條條蛇蟲所替代。

          全身都是這玩意,看的人頭皮發麻,異常惡心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這……這是什么?我的神魂為何如此?我怎么會是這個樣子??!”

          白君驚駭的大叫著。

          旋即想到了什么,陡然一愣,隨后大吼而出:“不……是那白龍龍血!不不不,明明人族諸君檢查過了,白龍血并無問題!”

      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…怎會如此??!”

          “龍皇…龍皇陛下,救我!”

          轟??!

          回答他的是蘇青丘完全捏緊的龍爪,一朵桃花落于其中,剎那間白君便消失在了這方世界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“活了一千五百年,也夠久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怪只怪,吃了不該吃的東西,天外邪物,又豈是那么好消化的?!?br />
          蘇青丘搖了搖頭,神色毫無起伏。

          殺一頭被污染的人君,于他而言,也只不過是順手而為罷了。

          片刻后,他看了看四周,那些還未死之人,神魂都被白龍血所污染,甚至連此地采集白龍血的修士,盡皆無一幸免。

          “可惜,可悲!”

          “貪婪之禍?!?br />
          蘇青丘搖了搖頭,旋即沖天而起。

          下一秒

          轟隆隆

          整個望湖驟然動蕩起來,一道巨大的天火流星劃破虛空,從天而降,攜帶著無邊的氣勢,徑直砸在了望湖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天地沖撞

          滅世之舉

          無盡的火光伴隨著無盡的水汽,蒸騰而起,化為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,幾乎沖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        恐怖的威力,甚至讓大地持續震蕩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比之地龍翻身毫不為過。

          等一切塵埃落盡之后。

          諾大的望湖,連同方圓數百里的一切物質,都被一口巨大的圓形深坑所取代。

          白君死

          丑神一脈,于此的精銳,隨之覆滅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谷骩

          接下來,便是令全天下人瞠目結舌,目瞪口呆的時間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初九,龍皇于旃蒙國皇城所在,滅旃蒙皇族百人,并當場揭露了旃蒙皇族種種惡行,以及其被天外邪物污染神魂的事情。

          期間有數位皇族成員已經完全被邪物所污染,化為扭曲怪物,但仍舊難逃一死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十五

          旃蒙國最后一君,丑神一脈的大本營。適日電閃雷鳴,狂風呼嘯,天火墜落,伴隨著一聲龍吟,當一切結束之后,丑神一脈的大本營,完全付之一炬。

          繼當初閼逢國子鼠一脈后,丑神一脈成了第二個被龍皇連根拔除的十二脈之一。

          同時,上古丑牛骸骨,蘇青丘并未尋到,已經不知所蹤。

          至此旃蒙國,丑神一脈,連同皇族,滅!

          十國十二脈,在去其一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元月二十,柔兆三十六州,一日之內,龍皇連破百城,十八州的落于其手,覆滅神道之物數以萬計。

          柔兆皇族千百年來,賴以統治全國的寅靈倀鬼神道,幾近覆滅大半。

          十八州中,被其余人族十國詬病已久,利用人魂煉制的倀鬼神道,連同寅靈一脈諸多修士,一應朝廷官員,盡數見了閻王。

          一時間此地百姓歡呼雀,殘余寅靈修士,無不膽戰心驚。據說柔兆皇帝,更是連夜逃到了其他國度。

          連自己的國家都不要了,生怕被龍皇一窩端掉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二十四,柔兆十八州百姓憤而攻破朝廷府衙,結束了倀鬼統治活人的變態規矩,柔兆十八州,至此從上到下,全部倒向龍皇敖青。

          剩余四國,余下柔兆幾州,無不震動,恐怖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人族諸君,至高會議更是暴怒連連,放出話來,通牒龍皇,讓其停止侵略行動,歸還柔兆十八州于柔兆皇族。

          并全面退出已經占領的旃蒙國境,對覆滅旃蒙國皇族與丑神一脈,以及白君死亡,作出合情合理的解釋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不然,定會讓龍皇血債血償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根本不信丑神一脈被邪魔污染一說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,蘇青丘根本無動于衷。

          繼續我行我素。

          他已經給過這些家伙一次機會了,但給臉不要臉,那就永遠也別要臉了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二十五,柔兆剩余十八州,接連向人族高層求援,向剩余人族四國,強圉、著雍、重光、玄黓示警,懇求組成聯合力量,以對抗龍皇入侵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無濟于事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二十六,天唯州、伯逆州…..四州倀鬼神道覆滅,朝廷潰敗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二十七,漢陽州、摩羅州……十洲倀鬼神道覆滅,朝廷早已聞風而逃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二十八….

          現在只剩下四州,柔兆全國便會整體落入龍皇之手。

          至此,一直爭吵不休的人族高層,終于統一了意見,人族派出五君,攜禁忌之物,聯合而來,于柔兆最后四州之一的隕龍州堵住了龍皇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隕龍州,落龍山。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背負著雙手,淡淡的看著眼前五名人族諸君。

          “爾等可曾想好了?”

          “現在退去,還來得及?!?br />
          五人中,當初被爆頭的黑衣女赫然在列,她神色凝重,道:“龍皇陛下,不是吾等想要阻你,而是陛下做的太過分了。旃蒙已經落于陛下之手,吾等就不多言了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但柔兆三十六州,已去三十二,這最后四州,無論如何,也不能落于陛下之手。這是寅靈一脈最后的根基,也是柔兆皇室最后的棲息地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人族十國,陛下已經占領其五,龍道蔓延,人道天心不安。一道陛下越過一半之數,占領第六國,人道天心勢必會大幅度震蕩,屆時天外邪魔窺伺,吾等便是罪人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吾等已經退無可退!”

          “所以,還請陛下收手,留給柔兆皇族,留給寅靈一脈一條活路。這億萬生靈,必將感謝陛下今日之舉?!?br />
          黑衣女子強忍著心中的憤怒,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心中的屈辱,唯有自知。

          明明龍皇才是入侵者,是一切罪惡的禍亂之源,擅自改變天心人道大勢,而他們這些受害者,卻只能在這里忍氣吞聲、低聲下氣的求和。

          這種感覺,簡直無法用言語敘述。

          但,卻又不得不如此,哪怕幾人手持著禁忌之物,面對超越一切規格的龍皇,也感到不安和恐懼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次龍皇表現出的實力簡直太強了,根本不是這方世界能出現的。

          甚至都在傳說中的君階之上。

          即便有禁忌之物相持,也難以自安。

          龍皇那彌漫天地之間的浩蕩氣勢,濃濃的龍威,哪怕只是面對,都讓人惶恐不安,心神俱寒。

          “說完了?”

          “說完了就滾吧。念在你們多年來于人族有功,不曾有大過的份上,本皇今日心情不錯,便放你們一馬?!?br />
          蘇青丘不置可否,向前一步,龐大的氣息,讓在場所有人駭然失色。

          滅亡數以百萬計的神道之物和修士,積蓄起來的氣息??刹皇囚[著玩的。

          給誰求情都行,但唯獨寅靈一脈不行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脈利用寅靈之力,拘役生魂,強煉倀鬼神道,所做之事,簡直比邪魔還要邪惡三分。

          天理不容,罄竹難書。

          整個柔兆國,便是此等邪法治下,生存于此的萬靈,可以說是苦不堪言。

          資質好的凡人,隨時都會被拿去煉制倀鬼,資質不好的,也會被煉為倀鬼食物。

          凡人從生到死,除非化為修士或朝廷中人,否則朝不保夕,哪怕是死,都要受朝廷管控。

          真正是生死不由人。

          此等邪魔之國,既然人族不管,那蘇青丘來管!

          隨手滅了就是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等邪脈,不要也罷。

          此刻

          幾人見蘇青丘這般霸道,忍不住皺眉。

          一人還是站了出來,道:“龍皇,你真要強占我人族柔兆國不成?這可是我人族生存之地。千百年來,一直由我人族統治!”

          人族生存之地?

          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今日,柔兆歸吾,爾等再多說一句,那便不要走了!”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絲毫不曾理會,繼續向前。

          我說是我的,那就是我的。不同意,打死你們也就不用你們同意了。

          區區螻蟻,安敢阻吾?

          不是看不起這些人族諸君,實在是爛泥扶不上墻,沒有讓他看得起的擔當。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的對手一直是天外邪魔,是魂類,而不是這些弱小的人族!

          “龍皇,你真以為自己無敵了?你可知吾手中這件禁忌之物為何?相傳為天外無面之神所留,一旦使用,無面之神的一縷意志將會降臨,哪怕是君階也無法承受它的怒火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龍皇若執意相逼,那便魚死網破吧?!?br />
          黑衣女旁邊,一位手持著一件白色面具,面容蒼老的道士,聲音嘶啞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聞言,身形一頓,看了一眼這名道士,突然冷冷一笑,道:“本皇還以為是什么東西,居然是一頭無面人國的小老鼠!”

          “無面邪神……憑那個死的透透的鬼東西,也想阻吾,是不是太看得起它了?”

          “還是說,三千年前,辰龍還沒打疼它?”

          蒼老道士聞言臉色一變,他在蘇青丘身上,突然感受到了一股令所有無面人國刻骨銘心氣息。

          辰龍!

          三千年前,就是這條龍,以一己之力,生生殺死了他們的神:無面邪神。

          怎會又出現了?

          無面神國不是已經侵蝕污染了辰龍尸骸了嗎?

          顧不得多想,蒼老道士竟然撇下其余四君,化為一道白光,瘋狂逃竄開來。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搖了搖頭,拿出辰龍骸骨,龍爪在上輕輕一點,體內血脈涌入其中,看著逃跑的蒼老道士,淡淡道:“愚蠢!”

          下一秒

          一道巨大的靈魂聲突然浮現。

          天地間猛然出現了一道三萬多米的虛影,赫然是辰龍虛影。

          她看著逃跑的蒼老道士,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“無面人國,無面邪神,當誅!”

          轟隆

          此話落下,那蒼老道士毫無征兆的爆裂開來,就連手中的白色面具,同樣毀滅殆盡。

          不僅如此,黑衣女身邊,其余三人,竟在同一時間哀嚎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隨后一張臉一點點的潰爛,如同被融化了一般,最終化為了三頭無面人族。

          三者哀嚎,緊接著便落入了蒼老道士的后塵,相繼破碎開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無面人國!”

          “怎….怎么可能?”

          黑衣女目瞪口呆,一顆心都涼了半截,作為人族諸君之一,她又如何不知無面人國這種環繞人族世界的詭異存在。

          只是……根本無法想象,和她一起來的四人,竟全是無面人族幻化而成。

          她與這些人共事已久,還都是人族諸君中的激進派代表,一直致力于接觸天外世界……

          但現在~

          回憶種種,簡直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    她就如同一個木偶一般,完全被操縱,被欺騙。

          可怕

          恐懼

          不安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搖了搖頭,收回了辰龍骸骨,不知道是不是錯覺,他總感覺剛剛骸骨激發的辰龍虛影,在滅殺無面人國詭異之時,似乎看了他一眼。

          “嘖嘖…難不成雙修,還真能讓辰龍復蘇?”

          “折騰尸體都能給折騰活了,辰龍這母龍是有多饑渴?”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只感覺牙疼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當然,辰龍想要復蘇也不是那么好復蘇的,一切都還在他的掌控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把辰龍骸骨貼身放好,他才看向了黑衣女子,淡淡道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    黑衣女子身體微微一顫,深吸了口氣,道:“衣玲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衣玲?人族高層還真是爛到了根子里,一行五人,四人為天外邪魔假扮,最后一人還一直蒙在鼓里。說實話,本皇現在都覺得不可思議,你是怎么在邪魔環繞中活下來的?”

          黑衣女子聞言又是一顫,到了現在,她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。

          三百年前,她與蒼老道士共處,同為激進派一員,可以說相互之間就差坦誠相待了,可謂是極其的熟悉。

          二百年前,其余幾人加入激進派中,她還慶幸隊伍在壯大。

          甚至更與其中一人,有了肌膚之親。

          而這些人,可都是人族數千年來,有據可查,來歷正統的人族之人。

          但,就是這些根本不可能是天外邪物的存在,現在卻是真正的天外邪魔。

          如此這般,那其余人族高層之中的情況……

          黑衣女已經不敢想象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人族高層之中,還有多少這般的存在?嗯…你就說說想要出手對付本皇的有幾人吧!”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又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黑衣女子沉默,好半天才艱難道:“全部!”

          “哈哈,好!”

          “看來都為邪魔之輩,也好,索性一個不留,盡數除去?!?br />
          “至于你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聲音一頓,眼中兇光一閃而逝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已經幡然醒悟,人族高層盡為邪魔,以前不知也就罷了,但現在…..我為龍皇陛下前鋒,勢必要蕩清人族寰宇,還世界一個朗朗乾坤。還請陛下收留?!?br />
          黑衣女子急忙道,格外的從心。

          她算是看出來了,人族已經從根子里爛掉了,如若不想死,只能投到龍皇麾下。

          否則,即使龍皇不殺她,回到人族高層之中,終有一日也會被天外邪魔不知不覺中替換。

          就如同蒼老道士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一想到天外那些恐怖邪魔,她就一陣哆嗦,真不明白自己之前為何那般想要讓人族開放,徹底融入天外世界。

          或許,也正是因為此,所以她才在無面人國的詭異環繞下,幸免于難?

          蘇青丘不置可否,不過卻也并未殺了此女。

          留下此人,還有些作用,比如尋找人族至高會議所在,比如測試一些天外邪法等等。

          反正留下來,也不會翻起什么風浪。

          至于之后怎么處理,到時再做計較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如此這般,

          除掉來襲的人族五君之后,柔兆之中再也沒有可以阻擋蘇青丘的存在了,剩余四州盡數落于他之手。

          至此,柔兆剩余十八州,三天之內,倀鬼神道盡數破滅,各地神道和官員死傷慘重,十不存一。

          元月三十!

          繼昭陽、屠維、上章、閼逢、旃蒙五國之后,柔兆全境歸于龍皇治下。

          化為龍皇麾下第六國。

          人族諸君,只剩四國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人道失衡,龍道大昌,已成必然,后者已經完全是一副取而代之的模樣。

          一時間,四國惶恐,人族高層齊齊失聲。

          就連之前叫囂著讓龍皇滾出柔兆聲音,也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        生怕以后被翻舊賬。

          此刻的龍皇,威勢正濃,無人敢觸其鋒芒。

          天上地下

          唯龍獨尊

          看看他那恐怖的戰績吧。

          以一己之力,短短月余,輾轉萬里之地,跨越三川與四海,朝游北海暮蒼梧,真龍之軀覆蓋旃蒙三郡、柔兆三十六州,方圓億萬里。

          滅丑神一脈修士數以萬計,斬倀鬼神道無以計數,更滅二皇皇族滿門,旃蒙一國皇族滿門盡喪,柔兆皇族,只有當代皇帝僥幸逃往它國。

          滅人族諸君六人,尤其是最后這一點,簡直如當頭棒喝一般,徹底打傻了所有人族高層。

          也打傻了四國四靈之脈。

          整個人族世界,都被龍皇爆裂的手段所震懾,如同被按下了暫停鍵,徹底定格在了這一日。

          接下來,無數人,都在等著……等著那位龍皇更進一步的動作。

          滅柔兆二國之后,第三國又該為誰?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7017k

          
      r级无码福利电影在线观看

      <ins id="6d1tm"></ins>

      <ins id="6d1tm"><acronym id="6d1tm"></acronym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"6d1tm"><small id="6d1tm"><delect id="6d1tm"></delect></small></tr>
        <menuitem id="6d1tm"></menuitem>
        <tr id="6d1tm"></tr>